? 第209章 狂对霸,火对火 - 诸天普渡全文免费阅读 - 新笔趣阁 ag平台网站|HOME,Ag8.TV|注册,ag刷水|注册
?新笔趣阁 通过搜索各大ag平台网站|HOME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ag平台网站|HOME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!

那惊天的动静就是从大佛那边传来。

陈亦才刚刚跃起,就看到一道湛蓝刀光从大佛顶上冲天而起。

凝聚成刀罡,通天贯地,晶莹剔透,尤如实质。

隔着数里之远,陈亦仍然能感受到一种刺骨的寒意。

那是从心底升起的冷,也是如同置身冰天雪地一般,实实在在的冷。

“北饮狂刀,傲寒六诀……”

陈亦没想到在剧里吹得震天响,却才半集不到就领了盒饭的某高手,竟然出手间会有这等威势。

陈亦自问,单论武学修为,他似乎连这个戏份不到半集的大龙套都不如啊……

那他现在的那个对手岂不是能完爆他?

这就有点尴尬了……

“雄霸!”

一个充满了愤怒的狂吼震动着山林。

一阵狂猛的飓风呼啸而来。

是那道通天贯地的湛蓝刀罡动了。

擎天一刀,缓缓下斩。

连天上的浮云都被激荡的狂风鼓动翻涌。

“轰!”

刀势看似极重极缓,却在刹那之间就斩了下来。

这惊天动地的一刀,却被挡住了。

通透如白玉般的半球形光罩倒扣在山林中,将湛蓝刀罡阻得哪怕是一分一毫都再难落下。

一个狂笑声随之而起。

“北饮狂刀聂人王不过如此!哈哈哈哈!”

“三分归元气!”

一股无边的压力似乎从天而降。

相比于那道寒意彻骨的刀罡,此时才真的是风云变色。

风起,云涌,意如霜。

三股截然不同的气劲狂涌,铺天盖地。

那两人交战的之地,方圆数里,林木如摧枯拉朽般倒折,甚至被连根拔起。

凌云寺也在波及范围之中。

却在气劲涌到之时,一股祥和之气弥漫,将残破得似乎一触即溃的凌云寺包裹。

任由这恐怖的气劲冲击,却如同大海中礁石,任由惊涛骇浪拍打,自巍然不动。

不用想,陈亦都知道是湛明老和尚。

这一切,不过是在一瞬间发生。

下一刻,汹涌激荡的风云骤然一收,寒彻人心的霜冷再无踪影。

取而代之的,是一股莹莹如白玉般波纹荡漾。

如同惊鸿一现,就悄然而逝。

大佛之顶,复归平静。

只余一声霸道之极的狂笑。

陈亦此时已来到那大佛之侧,半山悬崖的小道上。

正好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大汉从大佛顶上坠落。

佛头之上,还有个长须长髯,浓眉似刀,高大魁梧的中年,一身着紫缎锦衣,衣上绣有九条金龙,张牙舞爪。

只是在那一站,便有种“天上地下,唯我独尊”的霸道凛冽、睥睨天下的气息。

“吼!”

又是一声震天巨吼响起,吼声中充满了暴戾。

无论是坠落的大汉,佛头上的中年,还是陈亦,都感到了周围的空气温度在急剧攀升。

一道火光从大佛膝上的洞窟中射出,将整个大佛和周围山壁照得通红。

火光之中,隐隐有一只狰狞巨兽的轮廓,四足踏火,从洞口疾掠而出,巨口一张,便将那坠落大汉叼在口中。

火光如急流涌退,倒卷入洞窟中。

这一连串惊变,让人猝不及防。

兔起鹘落间,热气已去,火光已逝。

那大汉却已被拖进了幽深的洞窟中。

“爹爹!”

两个幼小孩童突然钻了出来,其中一个较小的迈着短腿朝着洞窟奔了过去。

佛头上的中年纵身一跃,瞬间便出现在大佛膝上,将幼童提在手中。

任由他哭喊挣扎,走到洞窟前,向来霸道绝伦的脸上,露出一丝惊疑。

半晌,抬头看了一眼半山道上的陈亦。

以他那惊世骇俗的修为,早已发现了这年轻和尚的存在。

迎着这位天上地下,唯我独尊的天下会之主,雄霸雄帮主那凛冽霸道的眼神,陈亦微微一笑,合什点了点头。

雄霸目光却是毫无波动,一沾即分,回过头去。

似乎全然未将陈亦看在眼里,不值得他的视线多停留一分。

若是以往,这等于他如蝼蚁般的存在,随手也就杀了。

不过今日他败了北饮狂刀,放眼天下间,除却一人外,已无人再是他对手。

正踌躇满志,又被那冲天火光所惊,已懒得理会。

大袖一拂,将旁边另一孩童也卷在手里,大步而去。

陈亦笑容不改,看着数息之间已远去里许之外的雄霸,唇齿微微张合。

被雄霸卷在手中,不断挣扎喊叫的小断浪,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像是在耳边响起,平和轻微,却字字入耳,字字入心。

“小断浪,记住我的话……”

“诸苦所因,贪欲为本,诸烦恼生,必由痴故,莫让贪痴二毒污了本心……”

“若有一天,你想离开天下会,就到少林寺寻我吧。”

大佛之上,重归平静,只有陈亦一人,从雄霸消失的方向收回了视线。

传入断浪耳中的声音,是他以归元秘笈上记载的千里传音,和他自己融入了舌绽莲花神通与催眠术所创的心印之法。

千里传音确实神奇,连雄霸这样的修为都难以察觉。

而他的心印之法,想必也能给这个有点悲催的小断浪一点护持。

“剧情”毕竟只是剧情,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。

至少第一次相见时,这小孩的聪慧,和清澈又倔强的眼神,让陈亦无法坐视他变成那个不择手段的极恶之人。

收回心神,目光又落到了凌云窟前。

“火麒麟……聂人王……唉……”

陈亦叹了口气,迈步走了进去。

这洞窟极为狭长深邃,弯弯绕绕,曲折迷离。

陈亦脚踏五行迷踪步,一步迈出,便是百丈余,仍走了许久,视线才豁然开阔。

这大佛之中,竟有如此一个高阔宽广的天然洞穴。

处处是巨大的石柱石梁,弯曲,纵立,横空,硬生生将庞大的洞窟地形侵害得复杂之极。

想来这里已经是地下,那洞察隧道是直通向乐山之底的。

否则怕是要把整座乐山掏空,才有这般大的洞窟。

“吼!”

充满暴戾的兽吼在陈亦头顶响起。

抬头一看,一团通红炙热的火光正立在不远处一座石梁上,嘴里叼着一个已经烧得焦黑的人影。

正是被它拖进来的聂人王。

火光之中,巨大的兽首甩动,将聂人王当空甩起,四足踏动,欢愉又残暴,似将聂人王当成了玩具一般。

那聂人王被雄霸三分归元气所伤,又被火麒麟身上开火烧得片片焦黑,竟然仍然未死,在空中发出呻吟。

不过这样子也已经离死不远了。

“孽障!”

陈亦一声暴喝,身上也腾起一片火光。

人影一逝一现,已出现在火麒麟上空。

人如一团天火,狂猛霸烈之极,以摧毁一切之势,轰然坠落。

最狂最烈,莫过于火。

最灵动最迅捷,也莫过于火。

这就是五行迷踪步中的火行——烈火腾空!

“轰!”

“吼!”

陈亦整个人都撞上了火麒麟,两个火团似乎融合成了一个更大的火团,洞穿了巨大的石梁,去势未绝,化作一道火柱,斜斜坠落洞底。

轰然巨响中,在坚硬之极岩石地面上,炸出一个大坑。

火麒麟也被这一撞给撞得摇头晃脑,连声怒吼。

五行迷踪步本只是一种身法,此刻却被陈亦化成了一种恐怖的杀伐之术。

也只有仗着他强横霸道到极点的肉身,才敢用这么蛮不讲理的方式。

换成了一般人,不用撞实了,在那狂暴猛烈之极的下坠过程中,可能已经被烧成灰烬。

突然而至的袭击,让火麒麟陷入狂怒。

昂首一声怒吼,身上的火焰竟然再次暴涨。

麟足一踏,就化作了一道虹光,直射那个胆敢偷袭它的小虫子。

陈亦刚刚接住从空中落下的聂人王,心神一警,便抖手将他甩了出去。

恐怖狂暴的巨力已经撞到了他身上。

直接将他撞得倒飞而出,去势如离弦之箭,轰然巨响中,将他直直撞入了坚实的洞壁,深深陷入石壁丈许有余。

火麒麟仍然不解恨,四足火踏,瞬间出现在洞壁前,巨口一张,就往陈亦砸出的坑洞中喷出一团熊熊烈焰……

8)

章节有问题?点击报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