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27 - 异界之超级奴兽大师全文免费阅读 - 新笔趣阁 ag平台网站|HOME,Ag8.TV|注册,ag刷水|注册
?新笔趣阁 通过搜索各大ag平台网站|HOME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ag平台网站|HOME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!

截脉手抢在控制,然而胡丁阳的截脉手,攻击力也是一流,这一招不火也不疯,更没有绝望一击的疯狂;可正是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击,成功破击了胡丁山的护体真气。

现在两个人同样“赤膊上阵”了。

胡丁阳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,冷笑道:“怎么样?我说过我还没输。”

胡丁山望着胡丁阳,不禁叹了口气,暗道:“可惜了。”

若是他自己的身体,就算胡丁阳的截脉手超出预料,但也不会被破开护体真气,但这却是许墨的身体。

他虽然成功降临过来,但别人的身体毕竟是别人的,他并不能发挥出百分百的威力。

流空剑这种武技还好,护体真气则表现的格外明显。

就在这时,耳畔传来了不可和尚的声音:“我要提醒你,最好快一点,时间不多了。”

许墨的声音也响起:“胡老头,你到底行不行。”

行?不行?

胡丁山忽然笑了起来。

胡丁阳见到胡丁山笑了,不禁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胡丁山道:“笑我自己。”

胡丁阳冷笑道:“笑你的大言不惭?”

胡丁山摇摇头,低声道:“笑我小看了你。”语声稍顿,继续说道:“没想到这些年,你的实力没有进步,武技却进步了不少。”

胡丁阳脸色一变,冷笑着说道:“如果你和我一样,十年来都不知道自己是谁,只记得一套武技和一个信念的话,也会和我一样。”

胡丁山叹息着道:“那是活死人的后遗症,你应该知道。”

胡丁阳大笑起来,过了一会儿,笑容忽然一收,冷冷的道:“我当然知道,当然自己那是活死人的下场。”

胡丁山叹息着道:“当时我就不该把地图交给你。”

胡丁阳冷笑道:“可你已经给了,这事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。”

“有的。”两人谈话被一个温柔的声音打断,是岳依萍,她被困在原地,柔声轻哼道:“丁阳,现在放手还来得及。”声音里充满了一种无法描述的希夷。

胡丁阳几乎听的痴了。

他忽然觉得所受的所有的哭,所有的折磨,只要换到了这个声音便是值得的。

“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。”他低声念叨。

“可我不需要!”岳依萍激动的道,“如果我知道你为了我变成活死人,我宁愿自己的死掉;如果为了我重塑妖魂,要杀掉一个无辜的女孩,我绝不会答应,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。”

胡丁阳转过头,凝望着岳依萍,低声说道:“可你别无选择。”

岳依萍忽然笑了起来,笑的凄凉,笑的酸楚。

“不,你错了。”她低声道,“我或许无法阻止你的行为,但却可以阻止自己。”

胡丁山眼神一闪,惊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“自灭妖魂!”

没有任何迹象,岳依萍忽然突破了截脉手的桎梏,飞向天空。

“不!”

胡丁阳大吼一声,飞奔过去就要抓住岳依萍的衣角,可她忘记了,此刻的岳依萍只是一缕妖魂而已。

指尖从衣角掠过,却没有抓住,岳依萍升上了天空,白衣随着清风飞舞,就像一朵盛开的水莲花。

她凝望着胡丁阳,温柔的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话音一落,双手开始结印。

“是大五行寂灭印!”胡丁山一口叫破了这印记的名堂。

大五行寂灭印本是一门攻击印法,讲究牵引五行之力攻击敌人。然而岳依萍只剩下一缕妖魂,根本就无法牵引五行,强行使用这一印迹的结果很简单——死。

“对不起了。”

温柔的声音在空中飘荡,以岳依萍为圆心出现了一道漩涡,五行之力源源不断的向她身体涌去。

可以说,手印到这里,她已经必死无疑了。

或许胡丁阳能够阻止手印的力量,但庞大的力量已经聚集,却不是他能阻止的了。

“哎。”胡丁山默默的叹了口气,他不想发生这种结果,但有时,结果却这样发生。

就在这时候,耳畔响起了许墨的声音:“胡老头,把身体还给我。”

胡丁山眉头一皱,说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许墨道:“我有办法。”

五行之力愈发浓郁,岳依萍的身体已经开始发光,没有多少时间给胡丁山考虑,他立刻退出了许墨的身体。

一瞬间,他回到了密室里,就听不可和尚叹息着道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胡丁山睁开眼,淡淡的道:“许墨说他有办法,时间容不得我考虑。”

不可和尚眉头一皱,低声道:“或许他真的有办法。”

许墨重新夺回了自己的身体,老实说,被别人控制身体的感觉并不好受,然而他并没有过多时间来享受这种失而复得的兴奋,他必须要阻止岳依萍的自爆。

“让开!”他大吼着向前。

胡丁阳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低声问道:“你不是胡丁山?”

许墨微微一笑,道:“当然不是。”语声稍顿,接着道:“我帮你阻止她自爆,你放掉林绛雪。”

“成交!”胡丁阳回答的没有丝毫犹豫。

许墨也不认为胡丁阳会反悔,如他这样的人,倘若答应了一件事情,便一定不会发挥。

没有犹豫,他纵步向前,来到岳依萍脚下。

岳依萍看着过来的许墨,笑着说道:“不用浪费气力了,五行之力已成,消亡已经不可避免,”转头又道胡丁阳说道:“将林姑娘放掉,这是我最后的愿望。”

许墨摇了摇头,说道:“恐怕不能如你愿了,这可不是最后的。”说着运出武魂,代表着吞噬力量的紫色漩涡在身后浮现。

胡丁阳一见这漩涡,立刻感觉周围的天地元气向漩涡涌动,不禁大惊,心想:“这是什么,若刚才他动用这东西,恐怕我要取胜也不容易。”

许墨不清楚胡丁阳心中所想,他只知道,若要救岳依萍,则必须使用吞噬武魂,以为吞噬之力吸收五行力量。

毫无疑问,吞噬武魂的力量也远大于手印之力,当武魂开始运转时,五行之力缓缓的向漩涡流动。

初并不快,到后来则如流水一般。

胡丁山惊讶的看着这一切,脸上不禁露出微笑,嘴里喃喃道:“这样,原来是这样,只要将五行之力吸去就可以缓解力量。”

这事说来容易,也不难想到,可他没有如许墨这种吞噬武魂,也就不可能做到。

伴随着危机逐渐解除,胡丁阳望向许墨的眼神里,渐渐带上了笑意。终于,五行之力尽数被许墨吸去之后,岳依萍落了下来。

胡丁阳立刻走过,拉着岳依萍的手,低声道:“你怎么这么傻?”

岳依萍温柔的摇摇头,说道:“我是不想让你堕入魔道。”

入魔道易,出魔道难。岳依萍不希望胡丁阳因为自己而抱憾终生。

“你还想用林姑娘的命换我的神魂吗?别说我没提醒你,大五行寂灭手印我可以是能随时使用。”岳依萍忽然严肃的说。

“不、不了,”胡丁阳立刻说,“我这就将林姑娘放出来。”

他转头狠狠的盯了微笑着的许墨一眼,说道:“算是便宜你了,跟我来吧。”

许墨跟着胡丁阳来到了一座山洞,洞口有一扇石门,石门中央有一道八卦锁。胡丁阳结出一道手印,打入锁中,就听轰隆隆一阵声响,大门打开。

胡丁阳领着许墨进入山洞,绕过几个弯来到山洞内部。

许墨看了看空旷的洞穴,不禁皱眉道:“人呢?”

胡丁阳微微冷笑道:“你放心,老夫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完成。”说完来到一处石壁之前,用手轻轻一暗,石壁转动,立刻让来了一道口子。

“进去吧,他们就在里面。”胡丁阳说。

许墨不疑有他,走进暗室里,昏暗的光线让他一时难以适应,就在这时,耳畔响起了熟悉的声音。

“你又来了?我说过,不会为你抚琴的。”

许墨眼神一闪,笑着说道:“绛雪,是我!”

“许墨?你怎么来了?”林绛雪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疑惑,接着声线有些颤抖,“你也被那个疯子抓住了?”

颜赤扬的声音也响起:“许兄弟?你也被抓进来了?这下糟糕了,没人来救我们了。”

听得颜赤扬中气十足的声音,许墨微微一笑,说道:“颜兄放心,我就是来救你们的。”

走出绿洲的时候,又是一个清晨。

东方的天空如同翻起的鱼肚,一道光束投下,落在沙地上,沙丘在冒厌,仿佛不堪这酷热的天气一半。

许墨见到了聂青青,女孩哭的梨花带雨,仿佛是天下间最悲伤的事情出现一个完美的结果——喜极而泣就是如此简单的事儿。

还有其他人,无论有心或无心,无论有意或无意,无能是真心诚意,还是虚情假意,此刻脸上都带着一种欣慰的表情。

许墨微微一笑,刚想说话,忽见一道身影从他身边穿过,扑进了秦香儿怀里。

“小姐!”

清脆的声音让大家想起了她的身份。

明月代表着忠心耿耿,无论是天上的明月,还是地上的,都一样。

月已不见,只见半个太阳,小半个,在东方的地平线上挣扎,射出的柔和的光,投到斩元身上,像是为他披上了一层薄纱。

跟在许墨身后的胡丁阳和岳依萍在对他招手。

斩元走了过去,他走的不快,可以说是极慢的,就像一个遇见陌生人的青涩孩子,嘴角荡漾着难得的笑,傻笑,极傻,傻的让人轻而易举的读出他内心的渴望。

岳依萍脸上露出慈祥的目光,这与她年轻的面孔有些相悖,但看在许墨眼中,却无比和谐。

聂青青扑到许墨怀里,在他耳畔轻声耳语:“发生了什么?”

许墨微微一笑,低声道:“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。”

的确不可思议,无论是和胡丁阳的交手,还是胡丁山和胡丁阳的交手,甚至之后的大五行寂灭手印,都是值得吹嘘的东西,普通人遇见一次,便已是难得,可许墨却一连遇见了三次。

思忖到此,他不禁凝望着聂青青的如花娇颜,用一种庆幸的语气,低声说道:“或许我应该庆幸自己能活着出来。”

聂青青白了他一眼,手指拧着他胳膊上的一块肉,恶狠狠的说道:“如果再有下一次,看我——”

话未说话,嘴便被许墨堵住,最开始,聂青青就像每个遭遇突然袭击的女孩一样,拼命的挣扎,可到后来,当她意识到到底是什么事情发生的时候,便沉醉其中,一种到最后,激烈回应。

这些都看在柳青芙眼里,她不禁笑着摇了摇头,眼神里掠过一抹晦涩的黯然。

祝你们幸福,她想。

幸福其实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至少比不幸更加简单。

发生在胡丁阳和岳依萍身上的事情,毫无疑问是不幸的,然而能再次见到斩元,却是一种幸福。

胡丁阳伸出颤抖的手,拍了拍斩元的肩膀。

“很好,你长大了,好、好。”话没说几句,泪水便已盈e满了眼眶,即便是胡丁阳这种大男人,也难以自抑感情,更不用说岳依萍了,她直接将斩元搂在了怀疑。

“不要怪我们。”她在斩元耳边轻声喃喃道,泪水同时从斩元眼眶中涌出。

不多,但对于一个几乎从来不哭的男人来说,再少的眼泪也说明他的心房被彻底击破。

“我——”

他张了张嘴,终究没有说出口。

狠吗?

毫无疑问。

之前他狠自己的父亲,知道母亲还在的时候,又同时狠上了他们俩,他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而抛弃了他,只知道,自己是被师傅天机子养大的孩子。

倘若不是师傅让他来,他一定不会来,即便知道这里有父母的痕迹,也可能终生不会涉及此地。

这是一种复杂而又矛盾的感情,可当被母亲拥抱的一瞬间,所有的复杂,所有的矛盾,甚至于所有的狠都烟消云散了。

聂青青抹着泪花看到这一幕,不禁碰了碰许墨的胳膊,说道:“你看看他们。”、

许墨看着斩元,笑了起来,这笑容里多少有些羡慕的味道,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的父亲,那的深藏不露,又忽然消失的父亲。

你在哪里?许墨想,摇了摇头,他相信无论父亲在什么地方,他的心都与自己同在。繶?N????晎??g?节?N???????

章节有问题?点击报错!